非洲一小镇千余孩童以同一助产士名字命名 (/) 全屏播放 查看原图

  • 2018-05-28 07:10
  • 资料图
  • 责编:郑棪文
  • 支持键盘翻页
  • 我有话说
  • 图集详情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莫过于新生儿刚出生时发出的清脆响亮的啼哭声,那一声一声啼哭,让多少助产医生感叹生命的神奇与美好。能在产房见证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降临人世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但对于助产医生来讲,最幸福最感动的应该是新生儿以他们的名字命名吧。

英国《每日邮报》5月24日报道,在利比里亚孟色罗拉多县一个小镇,有超过1000名新生儿以一名叫爱丽丝•苏莫(Alice Sumo)的助产士的名字命名。这则消息一出,迅速在网上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网友们纷纷感叹,干助产士能干到这样一种让众多父母愿意以她的名字给自己的孩子命名的程度,也真的是让人钦佩不已。

48岁的爱丽丝,为人慈善,待人和蔼,深得村民们的爱戴。迄今为止,她从事接生这一行业已有30多年,在她手中出生的孩子已不下1000个。她经历过内战、人道主义危机和埃博拉大爆发,虽然期间困难重重,但她仍坚持着自己的这份救人于生死之间的职业,为这份职业奉献了自己半辈子的心血。

当被问及为何选择当助产士,爱丽丝说道:“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村,医疗条件非常落后。从我们那到最近的诊所也得9个多小时,所以很多即将分娩的产妇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救助就离开了人世。我本来有7个兄弟姐妹,但最后只有我和另外三个活了下来。这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沉痛的伤害。后来,我的三个孩子在一次车祸中全部丧生,我的丈夫随后也去世了。这一切让我无力承受。所以,我就想到,我要学习如何给产妇接生,这样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就不会再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我想要帮助其他人。”

爱丽丝表示,在她从事接生这一行业的30年间,让她记忆最为深刻的两次接生分别发生在1990年内战时期和埃博拉爆发时期。1990年内战的那一次接生,是她第一次给人接生,当时她还没有成为一名合格的接生师。爱丽丝表示,现在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还是会感到心惊胆破。

爱丽丝接着说:“2014年至2015年埃博拉爆发时期的接生,我想起来一方面感到很开心,因为我救了很多母亲和孩子,另一方面我也感到很失落,因为当时埃博拉病毒很严重,村民们怕被传染,都纷纷躲着我,这让我很难受。我能理解他们,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和各种人打交道,接触病毒的几率比较大。后来,埃博拉病毒越来越肆虐,护士们担心自己被传染,都不愿意再接收病人。我记得到后来就我一个人还在坚持。我一个人既要负责接生,还要照顾产妇,忙的不可开交。当时,我还穿着笨重的防护服,没忙一会儿,整个人全身就会被汗浸湿,全身痒的难受。但是,当我把新生儿从孕妇的肚子里接生出来时,那些我所为此遭受的孤立和折磨都会消失不见。”

爱丽丝表示,她非常喜爱这份职业。她知道生产时的痛苦与焦急,所以她总会陪在孕妇的身边,给她们鼓励和信心,帮助她们将孩子生出来。她说道,有一次,她听到街上有很多人叫爱丽丝或者亚历克斯,她就下意识地数了数叫这个名字的人,结果,让她大吃一惊的是,竟然有800多人叫这个名字。后来她再数的时候,人数就达到了1000以上,这让她感到非常的困惑。后来她问了别人才知道,原来很多由爱丽丝接生过的父母,为了表示对她的感谢,就用她的名字给自己的孩子命名。爱丽丝表示,村名们的这些举动,让她受宠若惊,她会继续用自己的行动为大家服务。(实习编译:刘思梦 审稿:朱盈库)

本图集所有图片已播放完毕